书海居 > 其他小说 > 农门悍女:总裁一起来种田 > 第171章 不能一条心
    “回头我会说说老大,你这把年纪了,也不气大伤身,家里还需要你来操持,玉娇在县里的事儿,我是一点也不清楚,你得要看着点老闺女,别惹出什么事来,家里可承受不住。”何老柱安慰两句后,就是提醒王婆子得要看住何玉娇。

    王婆子哪会不知道何老柱什么意思,闺女没有儿子重要,养闺女就是长大之后嫁出去,不能给家里招半点的麻烦,要不是她处处护着闺女,这会儿闺女早就不知道嫁给谁去了,过得日子还不知道成什么样。

    她也不指望何老柱能怎么疼老闺女,能做到不干扰老闺女做生意,也就很满足了。

    压着胸口的气,王婆子心里的烦脑,却是不能跟何老柱,老闺女现在就是去招惹了大麻烦,虽然她是万般的担心,但也不会让何老柱知道。

    “当家的,老大现在单身一人,老二这会儿跟老二家的要断不断,外头的风言风语传的可是真难听,平日里家里人都嫌娇儿给坏了名声,现在可没有人说娇儿的不是,这事儿你怎么想的?”王婆子换了个话题,过日子可不就是麻烦不断,家里就没有平顺过,几个继子都不省心。

    说到家里的老大和老二,何老柱是连连叹气,一个两个都扶不起的阿斗,家里那么好的条件,有吃能喝还有家业,不想着努力去赚多点银子,尽是背地里想着怎么分家业,非得要把他这老俩口的骨血给抽喝干净才能消停?

    家里的家业,何老柱从来都是有自己的打算,老大是长子没错,却不是他众多儿子中最有出自己的,家业就是给,也得要给最出息的儿子,才能让何家的血脉越来越富裕,脱离乡下穷苦人家的日子。

    可是几个儿子都不明白他的一片苦心,背地里没少话里话外的说他这个当爹只要婆娘不要儿子,何老柱每次听到这些话,都能气上好久。

    要不是他当年娶了王婆子,一起精打细算的把几个儿子给扯拔长大,让老四考上秀才,给何家添光,让老五学了手艺,不会饿死,这在七沟村,谁家能有他这般的能耐?

    几个儿子都目光短浅,加上几个儿媳妇也没有见识,枕边风吹一吹,都找不着北了,何老柱狠抽一口旱烟道,“老大和老二就随他们吧,没婆娘也能过日子,饿不死他们。”

    王婆子还有些震惊了,何老柱还能这般的狠心?

    之前可还打算着给老大再娶一房媳妇,这才多久啊,就不管老大了?连老二都不想管了?

    真要不管,王婆子还有些乐呢,她可不愿意拿出银子来给老大娶媳妇,也绝不会底头去林家把老二家的接回来,家里人少还清净,她这个当后娘的,早就做的够好了,继子们过不过得好自己的日子,那就不是她能去操心了。

    “不怕外人说三道四,当家的,我知道你也是要面子的人,平日里提着旱烟往村头一坐,大家都可都是恭敬着你呢,秀才老爷的爹,几个儿子都大了,眼看着孙子都快成大小伙了,正是应该享福的时候,如今你再去村头,怕是大家话里话外的就不一样了,你能受的住?”王婆子说的是实话,在七沟村里,谁不想给自己的脸贴点光啊,何老柱一向很享受别的恭维。

    何老柱脸上又浮上愁云,往炕上敲了敲旱烟:“少去村头就成了,虚名有什么用,吃到嘴里的肉才香,老大老二不争气,我们还能养他们一辈子不成。”

    有这句话,王婆子就更加的放心了,知道何老柱这是铁了心要放弃老大和老二,多少也能猜出来,何老柱这辈子最看重的,无非就是秀才儿子老四,怕是要省着银子给老四呢。

    “唉,你说怎么着就怎么着,这天色也不早了,我得要去厨房看着点,这些日子家里能吃上点油腥,可都是娇儿出的银子,还上交了三两银子给我,以往家里人都嫌娇儿只会吃喝,现在能赚银子了,倒是个个都哑巴了。”

    王婆子说话的时候,可是带着怨气的,必须得要给何玉娇正名,其他人也就算了,身为亲爹的何老柱可不能总认为老闺女吃喝了家里多少好东西。

    何老柱还不了解王婆子?顺着意的点头道:“玉娇本事,比家里几个儿子都本事。”

    也没有说违心话,何老柱还不到完全糊涂,家里人能不能赚到银子,他心里都有数,为什么他会支持何玉娇种药材挖药材,就是因为知道这能赚银子。

    王婆子这才下了炕,穿好鞋子出去安排家里的煮晚饭。

    何老柱放下手里的旱烟,神情有些落寞,王婆子的心都在何玉娇身上,跟他不同心,这点他早就知道,还想着有一天,老闺女出嫁了,王婆子这挂在老闺女身上的心也就收回来了,会跟他一条心的过日子,为何家的血脉着想,如今看来,老闺女嫁到隔壁萧家之后,王婆子也会继续一心扑在老闺女身上。

    别人在乡下过日子,那是过的开心满意,能吃上口干饭吃上一口油腥,也就满足了,何老柱可不满足这等日子,他有五个儿子,其中有个儿子考上了秀才,他就不会在乡下过一辈子,老了也想去城里当当老太爷的日子,也享点七沟村里人不敢想的福。

    光是他想去城里还不成,得要王婆子给他打理一切,可是现在看着,王婆子就没有去城里的意思,只想着跟随着老闺女,有时候何老柱不喜老闺女,多少是因为王婆子的偏心。

    院子里王婆子中气十足的骂着余娇娘,骂声整个村的人都能听见了:“败家的娘们,好好的一块布,硬是让你给洗成了破烂,有这个劲儿去地里扒食也好啊,何家就是金山银山都不够你败的,乡下人家整天干活一身泥土,把泥土汗水洗一洗也就完事了,就你这事儿多,非得讲究着要把布给洗破,不想在何家呆了,就给我滚回娘家去。”

    余娇娘吓的缩着身子,眼泪默默的流,胆怯的不敢抬头,连一句反驳的话都说不出来,王婆子手里拿着的那一块布,本来就是旧衣,穿久难免就有些脏的洗不掉,而且旧衣穿久了,也本就会破,她这点子的力气,还没怎么使大劲,旧衣就破了。

    其实王婆子也没少为着洗破了衣服而骂她,余娇娘也每次都承受着王婆子的怒火,也一直提醒自己,下次得要小心,可是看着那脏的不能再脏的臭衣服,不洗干净了怎么穿上身?手机用户看农门悍女:总裁一起来种田请浏览https://m.shuhaiju.com/wapbook/76070.html,更优质的用户体验。

热门新书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