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海居 > 其他小说 > 无限之剑道至尊 > 第285章 张狂
    脑后生风,石原都已经感应到布兰登的存在。转过身,那双闪烁寒光的鹰爪在她惊骇的眼神中逐渐放大。刹那间,布兰登的气机已经将其锁定。石原都就算想用瞬步躲闪,也无济于事……

    下一刻。

    白光突兀一闪,星痕乍然出现于石原都头顶上空,伸出右手,对着布兰登屈指一弹。伴随着砰地一声闷响,布兰登的身体猛地向后倒飞出去,在半空中滑行了数十丈后,才堪堪停下。

    撤回手掌,星痕宛如一朵彩云,施施然落地。

    唰!

    杀机!

    他人方才现身的一瞬间,方圆百丈,立即弥漫起无比凌厉的杀机。

    这森寒杀机,直冷得所有人心尖打颤,浑身情不自禁颤抖起来。特别是那些屠杀正酣的大虚,它们的内心便如熊熊燃起的烈焰,突然浇了一盆凉水。

    伴随着森寒杀机而来的,是一股若有若无的强横灵压,原本正厮杀争斗的双方,立即罢斗,厮杀声戛然而止。

    安静。

    现场陷入死一般的安静。

    所有死神、大虚均瞪着眼睛,惊诧难言得瞧着星痕。瞧着他缓缓走过石原都的身畔,瞧着他来到那名蜈蚣形态的亚丘卡斯面前。

    好似直到这一刻,他才意识到众死神、大虚的存在。环目四扫,眨了眨眼睛,轻笑道:“你们继续,不必管我……我就是来问几个问题而已。”恍若冰雪解冻,无比凌厉的杀机,随之消弭于无形。

    吼!

    压抑在身体周围的气机解除,那些没有理智的基力安们吼叫着,再次展开行动。

    眉头皱起,星痕淡淡道:“真吵……”

    虚指一点,空中登时出现千万道金光,消散。谁也不知道他做了什么,但这些金光消失的一瞬间,所有声音消失。

    于是,在场众死神、大虚便瞧见了极其荒谬,乃至于令人毛骨悚然的一幕。

    那十几只基力安的眼睛因为太过痛苦,充满了鲜血。它们张大了嘴巴,似乎在奋力疾呼,嘶吼。但偏偏没一丝一毫的声音发出……寂静无声,安静到不能再安静。

    片刻过后。那些基力安的身体就好似被某种无形的巨力所碾压过似得,骨骼发出喀拉喀拉的一阵脆响,旋即“噗噗噗”的爆裂开来。

    血肉碎渣。

    没有人看到,这些基力安本该逸散的灵子能量却化为颗颗看不见的粒子,被星痕的眼睛所吸收。

    所有死神、大虚俱都定定瞧着星痕,什么话也说不出来。

    他们似乎统一了神色,同样的惊诧,同样的震撼,所以……自然也是同样的表情,同样的怔怔出神,脑中响起千万道炸雷。

    这,已经不是强大能够概括的了。便是那些能够独自对付百来头基力安的亚丘卡斯,也不可能无声无息的做到刚才那一步。

    满身是血的小山恭平喃喃道:“为什么?既然有这种实力,为什么你刚才……”

    “刚才?”

    笑了笑,星痕说道:“我有说过让你们跑路吧,决定要死战不退的是你们。而且,我也没义务做你们的保姆。”

    沉默。

    众死神默然的低下头,心中有种极其难言、难以形容的复杂感觉。

    星痕这话说的虽然有些无情,但也没错。细想一下,其实他能原谅这些死神三番五次的顶撞就已经很不错了。

    “好了,接下来问答时间。”目光转向身旁这只蜈蚣模样的亚丘卡斯,星痕说道:“第一个问题,这里离虚夜宫还有多远?”

    “虚,虚夜宫是什么?”

    “不知道?那你没有存在的必要了。”说着,星痕抬起右手,虚空一划。

    唰。

    一道无形之刃骤然射出,将这只蜈蚣模样的亚丘卡斯瞬间劈成两截,激荡的剑气使得其身体朝向两边弹飞,血液四散喷溅。

    砰砰两声闷响。两半截身体已经摔倒在地,这只亚丘卡斯临死那一刻,双目仍兀自瞪大,神情震撼。

    它没有想到对方竟会说动手就动手。也没有想到其速度竟然如此之快,快到让它连反应过来的机会都没有。

    惊悚!

    众亚丘卡斯只觉遍体生寒,头皮发麻。对方既然能够秒杀那只“蜈蚣”,那它们恐怕也……虽然星痕并未释放气机,但众亚丘卡斯还是感觉到一股异常沉闷的窒息感。

    这种猎物与猎人之间的反转,让它们一时间有些难以适从。

    “下一个。”

    望着那群亚丘卡斯,星痕淡淡的语调再次响起。“如果回答不出我的问题,你们的死法会比它还要凄惨。当然,就算回答出来你们还是要死。不过能稍微体面点。”

    哗然。

    在场众虚、死神全都听得斯巴达,面部表情变得极其精彩。不管说不说都得死,那特么谁还会说啊?!

    亚丘卡斯之中,一名模样好像圣甲虫,双臂拎着盾牌一样骨质武器的大虚走出来,怒目圆瞪,冷喝一声:“死神小鬼,不要以为自己有些本事就得意忘形!如果我们诸位一起上的话,就算是你也顶不住吧。”

    这只圣甲虫名为雷尔夫·沃德,它的进化层次很高,已经到了即将突破瓦史托德的境地。所以它的智慧超过了一般的大虚,说话很有艺术性。

    虽是威吓,但其中也蕴含着服软的一层意思。大家各退一步,井水不犯河水。

    “一起上?呵,你们大可以试一试。”星痕嘴角动了动,勾勒出一丝讥诮笑意,就似看着一个白痴。手机用户看无限之剑道至尊请浏览https://m.shuhaiju.com/wapbook/76802.html,更优质的用户体验。

热门新书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