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海居 > 都市小说 > 憋宝人 > 第395章 命
    “我当时,万念俱灰,哪有那个心思。”
    吴老狗一阵苦笑,“以前,算命的时候,有一个老先生跟我说过,他问我,都说,算命算命,可你知道什么是‘命’吗?我当时被问住了,竟然不知道应该如何回答,而后,那老先生说,无处着力的地方,就是‘命’。可能,冥冥中,这一切早已经注定了。想想也是,姚爷什么样的人物,他都没能做成的事情,我又何德何能。”
    吴老狗说完了,又扭头看看王小六儿,“我这次找你来,也不单纯是想跟你说这个,还有一件事,想跟你谈谈。”
    王小六儿一愣,“您说。”
    “我,坚持不了几天了,最多也就十天半月的时间。”
    吴老狗说完,略微沉默了一下,“我死了以后,手底下的人,肯定会反,你知道的,我们这群人,都是走江湖的,守规矩的人,本来就少。”
    王小六儿一歪身子,心说啥意思呢,难不成,要“托孤”不成?
    这不至于吧,咱们才认识几天啊?
    吴老狗似乎看出了王小六儿的意思,苦笑着,旋即拿出一张银行卡,递给了王小六儿,“我这里,有一张卡,我死了以后,你帮我交给一个人。我能看得出来,你是一个守信用的人,我身边的人,我大多不放心。”
    王小六儿把那张卡接过来,看了一下,是一张银行卡,而且,好像很牛逼似的。
    “这张卡,是给谁的?”
    “是给柳婳的。”
    吴老狗说着,缓缓地吐了一口气,“我听人说,你跟柳婳,也认识,而且相处得不错,是吧?”
    王小六儿听得直冒汗,心说我去,这都谁说的?
    “我有我的眼线。”
    吴老狗苦苦一笑,扭头看着王小六儿,“他们都以为我不知道,但其实,我早就知道了,柳婳,是姚爷的血脉,我这一辈子,不欠别人多少,唯独,欠姚爷的,我现在,也差不多已经要死了,有了这个,在底下见了面,也算有个交代不是。”
    王小六儿沉默半晌,“柳婳知道这事儿么?”
    “她肯定不知道。”
    吴老狗抿了抿,“这些我欠姚爷的,我还给他女儿,也不算亏欠。”
    “那好吧,我帮您送过去。”
    “嗯。”
    吴老狗点点头,旋即又看向王小六儿,“杨蜜,和杨安祺,都是我的干女儿,她们俩,都是我以前的兄弟的娃,一个,为了保护我,死了,另一个,也是因我而死。我之所以帮助他们,给他们投资,大抵上,也是因为这个。”
    王小六儿沉默半晌,扭头看看吴老狗,一时间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
    “小兄弟,你说,人死了以后,真的能见到那些死去的人么?”
    吴老狗眼泪流了下来。
    王小六儿不做声,他没死过,他不知道。
    “唉……”
    吴老狗闭上了眼睛。
    “您先休息,我先告辞了。”
    王小六儿知道这场合自己不能多留了,站了起来,吴老狗摆摆手,示意他可以走了。
    就这样,王小六儿转身出去了。
    当天夜里,王小六儿去了柳婳那边,把那张卡递给了柳婳,把话重复了一遍。
    柳婳听完了,那一愣一愣的,不过没做声,他把卡收下了。
    同一天,吴爷死在了家里,死因不明,说是暴病身亡,但王小六儿总觉得不对劲儿。
    他也去参加了一下葬礼,葬礼上,看见了很多吴爷的“家里人”,不知道是不是错觉,王小六儿忽然觉得,那些人,个个面相奸恶,好像也都不是什么好人。
    但王小六儿没作声,吴老狗,虽然在生命的最后阶段算是有些悔过的意思了,但是,纵观他的一生,他肯定算不上什么好人,这样的人,死了也就死了,要什么说法呢?
    再说了,即便不发生些什么,他的样子,也活不了几个月了。
    只不过,好歹也是一代枭雄,弄成现在这个样子,也有点儿叫人无语似的。
    葬礼之后,杨蜜有活动,着急走了,近来有些不顺的杨安祺跟王小六儿出去了吃了顿饭。
    工作上的事情,杨安祺不爱说,王小六儿也不想多问,只是看她的样子憔悴了些,王小六儿还有点儿于心不忍。
    他俩吃完了饭,就回去了,因为确实有些日子没见了,杨安祺表现得很热情,王小六儿也没让杨安祺失望,先给杨安祺做了个保养,又给杨安祺安排了个香薰,那一套小操作下来,把杨安祺摆弄得明明白白的,看王小六儿的眼神儿里,浓浓的都是满意。
    “该死的。”
    杨安祺去洗了个热水澡,一边擦着头发,一边出来,看王小六儿正翘着二郎腿坐在客厅的沙发上摆弄着手机,有点儿好奇地走了过来。
    她站在王小六儿的身侧,往王小六儿的肩膀一倚,挑眉问道,“诶,你这干嘛呢?”
    “啊,没事儿。”
    王小六儿笑了笑,扭头看向杨安祺,看杨安祺小脸儿红彤彤地,忍不住一挑眉,“你这次回来,准备什么时候走?”
    “明天上午就得走,耽搁不了多长时间。”
    杨安祺一侧身,坐在了王小六儿身边,拿出护手霜,擦了擦那小手,“本来,今天晚上就应该走的,但是,心里寻思这么长时间没见了,寻思看看你。”
    “这么贴心啊?”
    王小六儿笑吟吟地一挑眉,看着杨安祺,杨安祺俏脸一红,白了他一眼,“你美什么呢,我为了我自己,也不是为了你!”
    “嗤。”
    王小六儿笑了,伸手摩挲了杨安祺一下,杨安祺忙一躲,还回手,轻轻地打了王小六儿一下,“别跟我这动手动脚的!”
    “哟!”
    王小六儿挺惊讶,上下打量。
    一打量,杨安祺更脸红了,杨安祺忙白了他一眼,“哟什么哟!不服啊?”
    “服,我怎么敢不服呢。”
    王小六儿寻思寻思,然后转头看他,“诶,你觉得,吴爷这么没了,有点儿什么想说的没有?”
    “说起这个。”
    杨安祺往前凑了凑,“诶,你说,吴爷突然就没了,这正常么?”
    “那我哪儿知道,这种事情,很敏感,我一个外人,不方便说,说多了,也是给自己找事儿不是。”
    “我感觉这里有蹊跷。”
    杨安祺甩了一下头发,又站了起来,她咔咔地在王小六人面前踱着步子,走秀似的,嘴里头,也一样没闲着,“我就觉得,看吴爷的气色,不像是说没就没那种,这里头肯定有点儿什么猫腻儿。”
    “估计是吧,就算有事儿,也不是什么外人干的。”
    “为什么?”
    “你看他们那一家子那状态,根本就不太关心这事儿。”
    “那是,他们关心的,都是钱。”
    杨安祺说完了,撇了撇嘴,“吴爷,有六个儿女,先后是三个太太生的,听说吴爷已经立了遗嘱了,财产怎么分配,都留了后手儿,他们折腾也一样没啥用。”
    “吴爷给你留点儿东西没有?”
    王小六儿一挑眉。
    杨安祺明显一愣,紧跟着笑了,“我又不是他闺女,我有什么资格啊!”
    杨安祺抓了抓头发,“他跟我爷有点儿交情,冲这个,我小时候拜的干爹,他在我以前不太行的时候帮了我很多忙,也给我演的电影投资过,要不是有他,我也挺难上位的,所以,我一直挺感激。”
    “杨蜜也是这样么?”
    “差不多吧。”
    杨安祺说着,一挑眉,“说起这个,你现在,跟杨蜜咋样了?”
    “能怎么样,好朋友呗。”
    “就好朋友?没点儿别的?”
    “那你说能有啥?”
    王小六儿幽幽地看了一眼杨安祺,杨安祺咯咯直笑,“也是。”
    她走到了王小六儿的面前,把手搭在了王小六儿的肩膀上,“晚上别走了,咱俩聊聊?”
    “有什么好聊的,我要是留这儿,明天你肯定得飞机晚点。”
    王小六儿说着,有一挑眉,“再说了,就你这小身板儿,你……”
    “算了算了。”
    杨安祺小脸儿红扑扑地,“那说的,也不是没道理,我明天下午还要参加个活动呢,弄太不好了,也不成。何况,我跟那谁还得见一面,让他看出啥来,怪尴尬的。”
    王小六儿一扭头,“谁呀?”
    “前夫哥呗,还能谁。”
    杨安祺一撇嘴,“算了,不说这些了,说点儿开心的吧!”
    她看看时间,然后又往王小六儿的身边贴了贴,“反正,还有时间,要不,再玩会儿啊……”
    王小六儿瞅瞅她,没做声,杨安祺小脸儿红扑扑地,看王小六儿没说什么,走到王小六儿面前,缓缓地,蹲了下去。
    晚上,九点多吧。
    王小六儿跟往常一样,去接小妮子下班,他一个人坐在火锅城的角落里,一直在摆弄手机,李红杏儿咔咔地走了过来,“诶,看什么呢?”
    “啊,没什么。”
    王小六儿把手机放下,扭头看看李红杏儿,“那小孩儿呢?”
    “出去买吃的去了,一会儿就回来。”
    李红杏儿说着,又下意识地抱起了肩膀,“明天,陈璐他们俩结婚,你去不去?”
    “去啊,在什么地方来着?”
    “国宾大厦,有排场呢!”
    “那自然,毕竟是领导家的孩子结婚嘛。”
    王小六儿伸了个懒腰,然后看看李红杏儿,“我是不是还得随个份子什么的?”
    “那肯定啊。”
    “你随多少?”
    “一千。”
    “那我也一千。”
    “都差不多,多了也不能了,多了,容易让人家觉得不对劲儿。”
    李红杏儿说这话的时候,还是笑嘻嘻地,一副幸灾乐祸的模样,这时候,小妮子噔噔噔地从外面跑来了,林这个塑料袋儿,里面都是奶茶什么的。
    她快跑几步到了王小六儿跟前,打开袋子,让王小六儿挑,王小六儿跟平时一样,挑了个最便宜的柠檬水,李红杏儿拿了个珍珠奶茶,然后小妮子又跑去跟服务员和后厨分去了。
    能看得出来,这地方儿人来人往的,关系倒是处得都不错。
    李红杏儿好歹也是科班出身的大学生,虽然在野人沟窝囊了几年,但是底子还在,管理上的事情,可能比王小六儿还能明白一些,看她把这里打理得井井有条的,王小六儿也算放心。
    这边儿两个人正有说有笑呢,外面忽然吵吵嚷嚷的,进来三个人,李红杏儿一看,脸色微变,忙走了过去。
    “爸,妈,你们怎么来了!”
    李红杏儿显得有些慌。
    外面进来两个五十多岁的老两口子,还带着一个年轻人,年轻人,二十多岁,三十不到,这一家子一进来,那两口子就奔着李红杏儿去了。
    那老头儿上去,对着李红杏儿就扇了一个大嘴巴子,李红杏吓得一躲,没打到,那老头儿却很生气,颤抖着,用手指着李红杏儿,“好啊你,你个没良心的东西!你在这里开了一个这么大的买卖,让你给你弟弟买个房子你都不行!老子白养你了!”
    “爸,你说什么呢!有话回去说!”
    “回去什么回去!今天我就问你,给钱不给钱?你不把你弟弟买房子的钱给了,今天,我就死在这儿!”
    那老头儿说着,愈发地激动起来,一边儿的老太太忙拉着他,“诶呀,你先别激动,咱好好说!”
    老太太说完,去拉李红杏儿,“你别听你爸说的,你爸也是着急!你给你弟弟把首付拿了就行了!”
    “妈!”
    后面跟着的年轻人一听这话不乐意了,“我姐现在都这么有钱了,买个房子,不是小菜一碟儿么!还啥首付啊,一起买了呗!”
    那人说完,看向李红杏儿,“姐,爹妈也养了你那么多年,没求过你什么吧!就这点事儿,你都不给办了?”
    “你们行不行了?”
    李红杏儿也无语极了,“咱们出去说!”
    “出去什么出去!”
    那老头儿一甩肩膀,“就在这儿说!”
    “爸,我都跟你说了多少遍了,这不是我的买卖!我也就是给人打工的!我给我弟弟买房子,我哪有那么多钱啊!”
    “什么玩意儿就打工的,我都问明白了,这就是你的买卖!好啊,小没良心的,你现在有钱了,六亲不认了是吧!”
    老头儿气得直突突,指着李红杏儿,“你,你!”
    他扭头看向四周,像是在找家伙。手机用户看憋宝人请浏览https://m.shuhaiju.com/wapbook/83258.html,更优质的用户体验。

热门新书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