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海居 > 其他小说 > 从忍界开始变革 > 第十章 爆
    从起爆符的爆炸范围里炸飞出来的既非活人也非尸体,而是一截带着星星点点火痕、快要完全碳化的木桩……用来释放替身术的木桩。

    这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很难想象一个上忍会被一张起爆符干掉,尽管羽原“偷袭”的时机堪称恰到好处,然而小把戏终究只是小把戏。

    确保了木叶的关键情报不会流失之后,任务失败的木叶忍者们现在只需要考虑一件事就可以了,那就是该如何从战场上逃离。

    “任务失败!分散撤离,在前线营地汇合!”谏冬松开握着苦无的手,待站起身之后来说道。或者是于心不忍,或者是心有愧疚,总之她没有办法再低头看哥哥一眼。

    不过分散撤退并不是让木叶忍者们直接鸟兽星散、狼狈逃离,为了撤而不溃,他们要维持小队队形进行撤退。

    单独逃走只会被敌人轻易击杀,小队行动集体行动才有一丝逃离的可能性……尽管这个可能性非常低。

    此时忍冬已经身死,谏冬等于自动接过了队伍的指挥权,于是藏身在后的醍醐没怎么犹豫就立刻把她的命令传递了出去。

    指挥官的身死并不意味着前沿小队全灭,否则的话此时出现在羽生几人眼前的就不会是一个敌人,而会是四个敌人了。前面仍然在进行着缠斗,可惜的是木叶一方根本得不到任何支援。

    赢了血赚、团灭不亏,本来木叶高层派遣的这个任务就带着“让你去死你就去”的意思。

    在将撤离命令传递出去之后,醍醐第一个开始往后移动,羽原、信良、谏冬三人则交替掩护着伴行,保持着高度警惕谨慎后撤。

    那敌人会追击他们吗?

    毋庸置疑,肯定会的。

    每撤退一段距离,谏冬和信良都会把一张起爆符塞进浅浅地土层之中,等己方不会被爆炸波及且谨慎的变更了撤退方向之后,他们又会引爆这些起爆符,似乎是在试图利用爆破造成的声音与烟尘来遮蔽己方撤退的痕迹。

    而在这个紧张逃离的过程中,羽原开始思考其他的问题,那就是他该不该趁机逃离木叶……尽管这时候风险不小,可这确实是一个机会。

    可既然身在战场上且处于绝对劣势,那么敌人就绝不会给羽原留下权衡风险与收益的时间。

    随着嗡嗡的破空声,数枚手里剑刺破了烟尘向着羽原这边袭来。

    羽原出于本能的挥动手中的苦无将那些手里剑弹飞,但就在这时候,那个云隐忍者的身影却猛然从林间窜出,接着他以一种非常夸张的高速掠过了羽原身边,却没有对他发动什么攻击。

    无视?不敌人的第一攻击目标不是自己,刹那间羽原明白了敌人想干什么。

    尽管这时候木叶一方的主要指挥官已经死了,在传递出了最后的命令之后,他们的指挥系统也形同虚设,但哪怕是完全出于忍者的本能和长期作战形成的习惯,敌人也会优先切断木叶的指挥通道。

    木叶忍者中队的情报关键节点不是忍冬,而是感知型忍者醍醐。

    羽原几乎是眼睁睁的看着敌人越过自己身边,奔向了更前面的醍醐。

    一种深深地无力感浮现了出来,而紧接着这种无力感进一步触发了他的“死亡降临却束手无策ptsd”,那么问题来了,重获新生的新生,究竟该如何新生?

    答案不言自明。

    生而为人,自然是该善良的时候善良,该自私的时候自私;该坚毅的时候坚毅,该凌厉的时候凌厉;该坚持的时候坚持,该放弃的时候放弃……

    现在绝不是要放弃的时候。

    就算生而为人的“力所能及”范围发生了改变,是与非的基准却不会变。

    就算羽原要逃离木叶,可也不该在现在逃离木叶。

    总之,跑起来。

    事实上很多时候身体都比脑子诚实,还在羽原脑子里进行着胡思乱想的时候,羽原已经调转方向、开始疾奔!

    敌人如同重坦一样轻易的撕开了微不足道的阻碍,他冲到了醍醐身边之后,毫不迟疑的一刀劈下。

    醍醐有些发愣,这时候她已经躲闪不及了。

    可就在敌人的刀刃快要刺入她的胸腔的时候,一个身影行如鬼魅出现在了她的身边,一只手掌如同铁钳一样死死地捏住了敌人的手腕,让对方不得寸进。

    羽原,还真就追了上来。

    他右手死死地捏住对方的手腕,锐利的视线紧紧地盯着对方的眼睛,哪怕双方在忍者素养方面差距巨大,可此时两人好像在气势上分庭抗礼了。

    不,应该说羽原技高一筹!

    “朋友,伤害、虐待乃至杀害儿童可是重罪。”

    是的,因为羽原占据了道德制高点,甚至顺便占据了法律制高点。他刚刚能爆发出不弱于对方的高速,很明显是人性和价值观的胜利。

    “逃!”

    说了一句废话之后,羽原先是提醒醍醐保持移动不要停下来,接着他松开了捏着对方手腕的手……这时候,一大团乱糟糟的金属细丝已经困在了敌人手腕上。

    紧接着这些细丝收紧,而它的另一端捆在了一侧的一棵大树上,于是敌人暂时就像被栓狗一样栓了起来。

    这种特殊金属丝的韧性是非常不错,然而它不可能困住对方太久。

    云隐忍者看了一眼切入自己皮肤的细丝,鲜血从浅浅的伤口之中流出,而作为对羽原刚刚废话的回应,他开口说道,“弱者既不能保护自己的生命,也没办法选择死亡的方式。”

    羽原的判断是非常理智的,他绝不认为自己能有机会战胜云隐的上忍,所以自始至终他考虑的也无非是该怎么逃走而已,因此稍稍阻滞了敌人的行动之后,他头也不回的开始狂奔。

    事实证明,这是一种无比正确的判断,因为他刚刚离开敌人的身侧,那人身上就突然亮起了无比剧烈而苍白的雷光。

    如果刚刚羽原自以为是、贸然接近的话,那现在他就能充分理解戒网瘾是什么滋味了。

    “云隐上忍、岚遁忍者‘异’,他就是我们此行的目标。”见到了对方身上的雷光之后,谏冬这样说道。

    而这解释来的稍晚了一些,一道雷光以一种高速且灵活的“走位”从后方袭来,然后直接贯穿了羽原的右肩。

    剧烈的疼痛让羽原一个趔趄差点扑倒在地上,幸运的是他没有被命中什么脏器,因此不至于瞬间失去活动能力,不幸的是他开始大出血。

    注意到他情况的醍醐快速来到他的身边,然后迅速架住了他的肩膀,她似乎想提供帮助,但这样他们的撤离速度大大降低了。

    见此情形,另一旁的信良突然停下脚步。

    小队全部撤离已经不可能了,他决定留下来拖延时间。

    “信良!”

    谏冬喊了一声。

    “走!”

    而信良已经下定了决心。

    这时候大家还能说些什么呢?

    甚至羽原这时候只感觉自己呼吸越发急促,心脏开始强力的、不规律的跳动了起来,他的身体机能开始失衡,且正常情况下被自己查克拉压制住的什么东西开始迅速滋长……或者说因为严重受创,某种不受控的应急机制在他身上启动了。

    信良当然不是敌人的对手,更何况他的右臂早已逝去活动能力,事实上他连拖延敌人的追击都做不到。

    仅仅一个照面,信良身上再度受创,可就在敌人准备结束他的生命的时候,动作却猛然顿住了。

    云隐忍者的视线投向了前方的密林,那里似乎突然多出了什么东西。

    “这股查克拉强度是怎么回事?木叶的增援?”

    嗡!

    “什……”

    一个人影如同落雷一样从前方窜出,他高速移动的身体甚至带动周围的空气在自己周遭拉出了轻微的涡流。

    云隐忍者根本来不及做出任何反应,电光石火之间,那个人影已经高高越过信良的头顶,然后一条横摆的腿挡住了云隐忍者的双眼,紧接着就是猝然而疾烈的命中!

    轰!

    巨大的力量使得云隐忍者的脖子以一种诡异的角度折向一侧,再接着在脑袋的牵引下,他站直的身体瞬间90度清零,整个人摔倒在了地上。

    不幸的是他的脚下并非松软的泥土,而是坚硬的岩石基盘,于是他的脑袋就像是跌落的西瓜一样受到了惨烈的二次伤害。

    刚刚正在等死的信良有些难以置信的看着眼前这一幕,云隐忍者扑倒之后,他下意识的将视线转向了击倒敌人的人……

    是羽原?

    但是跟刚刚相比,羽原现在的状态明显不一样,他的皮肤上布满了细长条状的暗红纹路,似乎这种纹路爬满了他的全身。

    行为艺术?特殊纹身?

    不,这是自然能量的侵蚀痕迹。手机用户看从忍界开始变革请浏览https://m.shuhaiju.com/wapbook/86062.html,更优质的用户体验。

热门新书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