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海居 > 网游小说 > 轮回世界:傅青海大战一切 > 第一章 不知道起什么名字
    【欢迎来到轮回副本世界,未知宇宙-a级】

    【你已获得新的身份,自动载入技能:英语精通】

    “嗬——”

    一个激灵,傅靑海从床上翻身坐起。

    摸了摸自己的身体

    “我还活着……”

    不用调出脑海里的属性面板,傅靑海已经摸到了镶嵌在自己肩部和胸肌交界处的金属物体。

    傅靑海掀开薄被,从床上下来,光着脚踩在木地板上,来到了床边的落地镜面前。

    只穿着一条内裤的自己,双腿又长又直,浑身虬结精壮的肌肉,而在胸膛斜上方,肩背处,膝盖上面一点,以及身体表面的一些其他地方,总共八处,都镶嵌着铁灰色的类金属圆扣。

    那是皮下的黑色甲壳生成的接口,用于将星际战士与动力盔甲进行神经直连。

    我还是一名阿斯塔特。

    看到这些接口,傅靑海放心了。

    不是必须有黑色甲壳才能穿动力盔甲,战斗修女也穿小型的动力盔甲,但是她们没有阿斯塔特这样的神经接口,对于盔甲的操控就没有阿斯塔特这般如臂指使。

    这八个铁灰色接口镶嵌在皮肤上,倒也不丑,反而给傅靑海这具高大强壮的身躯增添了一丝赛博朋克式的魅力。

    但是傅靑海看了看床铺,落地镜,又看了看房间里的其他家具设施。

    感觉……自己的身体缩小了?

    在脑海里调出属性面板。

    【姓名:傅靑海(真名)

    轮回编号:60731920

    种族:星际战士(生化改造人)

    身高:187cm

    体重:225kg

    异能:托尼·斯塔克电子备份(完成度17%)绑定脑域

    轮回装备:瓦雷利亚钢武器长柄剑碎心,项链。

    同化点数:5726点

    世界之锚:0

    轮回生命:x2】

    傅靑海马上发现,自己的身高体重等比例缩小了……

    傅靑海回想起了和陈雪聊过的这件事。

    当两个轮回世界的世界观不兼容时,就会对外来的异能、魔法等等造成压制,压制程度视兼容程度而定,比如说战锤40k宇宙是一个比较包容兼纳的世界观,同样有灵能和魔法的设定,所以陈雪在战锤40k宇宙里就能施展来自漫威的魔法,但是魔法的威力受到了一定程度的削弱。

    自己直接连身体尺寸大小都被缩小了。

    从接近两米五,变成了现在的一米八七。

    那这个压制的程度比例又是按照什么来计算的?

    傅靑海沉思了起来。

    是按照sss级宇宙对应于a级宇宙的比例吗?

    应该不是,陈雪没有提到过有这种算法,应该还是按照世界观兼容程度。

    就比如说,漫威电影宇宙,和漫威终极宇宙在内的各种漫威平行宇宙,世界观几乎就是百分百兼容的。

    所以轮回世界里的pvp战斗,也就是轮回者们之间的战斗,才有了主客场之说。

    对于身为阿斯塔特技术军士兼白疤基层军官的傅靑海来说,战锤40k宇宙,就是自己的主场。

    说到轮回世界的主客场,说到陈雪,傅靑海的大片回忆就涌上了心头。

    那个总是明明形象足以扮一个不苟言笑的高冷御姐,却总是对自己笑眯眯的女人。

    回想起了被维度之门吸入的那一瞬间,自己抬头,看到了陈雪脸上难以掩饰的焦急、惶恐和惊怒。

    傅靑海深吸了一口气,甩了甩脑袋。

    新的轮回已经开始了,孰对孰错,他不想再去评判。

    原本阿斯塔特身上的铁灰色神经接口是足有普通人类拳头那么大的,但是现在等比例缩小了,看着就像皮肤上嵌着的几个铁纽扣。

    按照普通人类的身高体重,187厘米的身高对应225公斤的体重,应该是一个超级大胖子才对。

    但是阿斯塔特的身体构造物质和凡人不一样,骨骼都是含有陶瓷化合物的强化骨骼,肌肉的质量和密度也很大,所以重量很重。

    但外观看起来依然是一个肩宽腰窄、肌肉发达的高个猛男。

    傅靑海伸出手,按在了房间里的一根木头柱子上,用力一捏。

    松开手,木柱子上出现了一个清晰的掌印凹陷。

    还可以,自己的力量被压制得不多。

    傅靑海坐回床边,想起了刚才轮回世界的提示音。

    这回变成了【轮回副本世界】,和之前经历的【轮回主世界】有什么区别?

    宇宙还是【未知宇宙】,不提前告诉你这是什么世界观?属于是开战争迷雾了?

    傅靑海先打量了一下房间里的陈设风格。

    不大的小房间里,光线有些昏暗,木制家具、木地板,布窗帘,白色的床铺应该是旅馆的风格,看天花板的斜顶应该是在顶层阁楼。

    傅靑海走到窗子边,一把拉开窗帘。

    窗子外,是一条陈旧的石板路,自己在二楼,看沿街店铺的建筑风格,有点老欧洲式的陈旧感。

    天色阴沉,街上稀稀拉拉的行人,穿着打扮应该算偏复古的现代风格。

    虽然是第一次经历【未知宇宙】,但是傅靑海很快思考出了第一步行动计划——

    获取信息,先搞清楚这里是哪一种类型的世界观,魔法侧的?科幻侧的?还是魔法科幻都没有的现实侧的?

    最好直接搞明白这是什么宇宙。

    陈雪说过,在轮回世界中,科幻系的能力,包括异能、基因改造、变异之类的能力,一般遭受到的世界观压制最小,而魔法系的能力,包括修真仙侠玄幻这些,遭到的世界观压制就比较大。

    傅靑海自己给这个结果找了个解释:

    或许是因为,现实的未来是科幻,两者有时间维度上的关联,现代人的生活如果放到古代去,对于古代人来说就等于是科幻,所以科幻侧宇宙能与现实侧宇宙一定程度兼容。

    而现实的未来不是魔法,魔法依靠想象,与科技发展程度无关,现代社会可以幻想魔法,古代社会也可以幻想魔法,各个体系内的魔法和修真的设定基础都各不相同,所以魔法系能力受到的压制比较大。

    以上是傅靑海自己对于轮回世界的理解,姑且称之为《傅靑海轮回世界说》。

    没有在这里面继续纠结,傅靑海从床上起身,准备出去溜达一圈,搜集信息。

    斐依的项链一直挂在脖子上,傅靑海拿起了静静放在床头柜上的把柄黑色长柄剑,穿上衬衫和长裤,遮盖住了自己身上的神经接口,一摸裤兜里还有几张纸币,穿上鞋,打开房门。

    下到楼下,果然是一间小旅馆,但老板不在。

    傅靑海来到街上,随意地溜达了起来,看发展规模应该是一个小镇子,就是沿街招牌上的文字自己居然看不懂。

    不是已经载入英语精通了吗,自己怎么还看不懂……

    路上偶尔走过的行人,对傅青海的样貌有些惊奇,有些不礼貌的还一直盯着傅靑海的脸看。

    可能是个欧洲乡下的小镇,没见过几个黄种人吧。傅靑海心中暗暗揣测。

    但是想想自己提着一把黑色的长柄剑走在路上,似乎也有点太奇怪了。

    傅靑海回想这柄剑的原主人,碎心者艾丽西亚,是用黑色布匹缠绕直接包裹这把剑的,但是傅靑海觉得这样不好,这是一柄开了锋的剑,剑刃随时会把布匹割断,得缠绕好多圈。

    要不,先找个皮具店做个剑鞘把瓦钢剑装起来?

    欧洲人使用皮革制品比中国人更多更久,即便是乡下小镇,皮具店应该也不难找。

    傅靑海站在一间门店的招牌下面,摸着下巴,仰头看着上面的文字。

    唔……怎么有点像俄语字母。

    就全世界范围来说,英语是通用语言,但就欧洲范围来说,英语反而是小众语言。

    讲德语的国家都比讲英语的国家多,更不要说包括法语、西班牙语、意大利语在内的拉丁语族了。

    但是看铁牌上面的鞍具+皮包的符号,应该是个皮具店吧……

    傅靑海推开玻璃格门,走了进去,一进入门店内,就闻到一大股怪异刺鼻的化学药水味儿,柜台后摆满了皮衣和皮包,看起来是皮具店没错了。

    “老板在吗?”傅靑海敲了敲柜台桌面,用英语喊道:

    “我要做一个皮革剑鞘。”

    一个秃顶大胡子的男人从里屋走了出来,手上还戴着手套。

    “我要做一个剑鞘,老板。”

    傅靑海将手里的黑色瓦钢剑放到了柜台上,又重复了一遍。

    挺着个油肚的大胡子男人斜眼瞅了傅靑海一眼,嘴里低声嘟囔了两句傅靑海听不懂的语言,用英语说道:

    “不做。”

    “为什么?”傅靑海奇怪地问道,心想我又不是不给钱。

    大胡子老板不耐烦地扬起了下巴,用口音浓重的英语说道:“因为我不给黄皮猴子做,就这么简单。”

    傅靑海:“?”

    顿了一下,确认自己没有听错。

    下一秒,傅靑海一把薅住了大胡子老板脏兮兮的衣领,单手将他半个身子从柜台里拽了出来,“嘭!”一声把他的脸狠狠地砸在了柜台桌面上。

    “啊——”

    大胡子老板发出了杀猪一般的惨叫,双手捂着自己的鼻子,鼻血和眼泪横流。

    傅靑海还没完,他把这个身体胖大的男人直接从柜台后拖了出来,一脚踹合了背后的玻璃格门,门关上了,傅靑海将不断挣扎着的大胡子老板提溜了起来,左一巴掌扇在他的脸上。

    “做不做?”

    右一巴掌扇在他的脸上。

    “做不做?”

    大胡子男人双颊肿大如猪头,尖叫道:

    “我要报警,我要……”

    “啪!”又是一巴掌。

    “再问你一遍,做不做?”

    “做做做……”

    大胡子老板哭着点头。

    ……

    里间里,大胡子老板蹲在皮具加工的器械前,惨兮兮地操作着。

    他高高肿起的脸颊把眼睛挤得只剩下了两条缝,缝里含着一包泪水。

    将手里的三层牛皮合拢,然后开始打孔穿线。

    一边做,一边还抬起手臂抹了一把鼻子里流出来的鼻涕泪水混合物。

    是刚才鼻梁遭受重击,受到刺激的泪腺和鼻黏膜瞬间分泌出来的。

    傅靑海就抱着手站在他旁边,看着他做。

    剑鞘很简单,老板很快就做完了,举起来给傅靑海看。

    傅靑海道:“不行,我还要压两个花纹,这面一道闪电击穿横杠,那面一个齿轮包裹着颅骨。”

    前者是白色疤痕军团的标志,后者是火星机械神教的标志。

    老板苦着脸道:“我没有你说的那种模具。”

    傅靑海一想也是。

    要是自己的青山1.0型伺服机械臂还在就好了,想加工什么模具加工什么模具。

    行吧……傅靑海将瓦钢剑插进了剑鞘里,将固定剑格的皮带扣扣上。

    钱也不给,直接走出里间。

    末了,还转回头用剑鞘指着老板说道:

    “你可以叫警察,我就住在街角的那间旅馆里。”

    大胡子老板吓得连忙后退,嘴里连说着:“不不不……”

    傅靑海走出了店门。

    ……

    虽然在这个小镇上没有看到类似警局的建筑,但是大胡子老板能叫来警察就更好,正好给自己送点手枪之类的装备。

    就是这么无法无天。

    傅靑海心想老子都星际战士了,还管你这些世俗的狗屁。

    想揍就揍,想打就打。

    要说搜集情报嘛,西幻网文里的主角们都是直奔一个地方——

    酒馆。

    傅靑海寻着一个啤酒杯的招牌,也找到了小镇上的酒馆。

    和现代都市社会朝九晚五的作息对应的,人们可能都习惯了酒吧白天打烊晚上开门的作息,但是在欧美很多慢节奏的乡下小镇里,酒馆是全天营业的,可以吃饭喝咖啡。

    推门进去,昏暗干净,冷冷清清没几个人,傅靑海一屁股坐到了吧台边,说道:

    “来杯啤酒。”

    吧台后是一个正在擦杯子的中年男人,他瞥了傅靑海一眼,“咚!”一杯啤酒顿在了傅靑海面前。

    这点小态度傅靑海也不介意,傅靑海抓起大玻璃杯,仰头“咕噜咕噜”一饮而尽。

    “哈……爽!”

    酒液混浊,泡沫绵密,小麦香气,在战锤40k宇宙里,傅靑海有多久没有喝过这样的精酿鲜啤了?

    战锤40k不是一个适合讨论美食和美酒的地方,即便是最富足的巢都顶层贵族,也难以完全复原地球上的食物。

    蚁牛肉、陶瓷氨基麦片粥和带着辐射味道的蛇酒,都算些什么玩意儿。

    傅靑海抹了一下嘴角的泡沫,拍了两张纸币在吧台上,用英语道:

    “再来一杯,换个世涛,另外,给我一份最近的报纸。”

    “咚!”又是一杯酒液棕黑混浊,泡沫雪白的啤酒顿了上来。

    “啪!”一份报纸被甩在了桌面上。

    傅靑海抿了一口啤酒,牛奶世涛不适合牛饮,展开报纸,这居然还是一份英文的报纸,虽然纸面看起来有点陈旧了不像是最近的,但至少英文的傅靑海能看懂,老板有心了。

    报纸正中央,大标题映入眼帘:

    “最后一个不愿意投降的钠粹在拉脱维亚被击毙。”

    嚯,傅靑海心里一愣,这是二战才结束?

    接着往下看:

    “欧洲煤钢共同体协商会议正在召开。”

    欧盟前身都成立了。

    往下翻,在一个小豆腐块里,傅靑海看到了自己熟悉的名词:

    “远东朝鲜战场,美军发起金化攻势,克拉克率领的美军未能攻破中国志愿军的防线,双方在一个名为‘猪排山’的荒山上反复拉锯争夺,联合囯军即将在远东的半岛上熬过这个最寒冷的冬天。”

    猪排山!上甘岭战役!

    看到异时空里也有自己祖国的信息,傅靑海多少有点激动。

    猪排山就是西方对上甘岭的称呼。

    最后翻到了报纸页尾:

    “发行日期:1952年11月4日。”

    1952年,这个年份给不出傅靑海任何信息。

    这些信息不够啊……傅靑海默默想道。

    而且为什么到了现在,还不公布轮回世界的主线任务?

    傅靑海用酒杯敲了敲吧台桌面,看向酒馆老板问道:

    “这里是哪里,我是说,呃,国家,还有具体城市的名字?”

    正在擦拭酒柜的酒馆老板回过头来奇怪地看了傅靑海一眼,还是闷声回答道:

    “罗马尼亚,特兰西瓦尼亚。”

    罗马尼亚?

    傅青海闻言有些茫然。

    对于这个东欧国家,傅靑海除了知道它曾经属于社汇主义阵营,是穿刺公和吸血鬼传说的发源地,德古拉的老家,除此之外,就对这个国家没有其他印象了。

    哦对了,郭美美的那首《不怕不怕》就是翻唱自一首罗马尼亚歌曲。

    但是,这些信息组合起来,又能说明什么呢?

    没有思路,没有头绪。

    傅靑海又灌了一大口啤酒,想着想着,思绪又不由自主地飘回了上一个世界。

    他在昏迷的最后一刻,轮回世界结束的最后关头。

    要求轮回世界抛下了世界之锚。

    关于这个世界之锚的作用,还是在索萨兰号巡洋舰上,某一天“夜里”的休息时间,傅靑海和陈雪在各自的舱室内,用私密通讯频道聊天时,陈雪告诉他的。

    傅靑海:“我属性面板里的这个‘世界之锚’,有什么作用?”

    陈雪:“锚定住一个轮回世界,实际上,轮回者们并不是时时刻刻都在各个不同的轮回世界中穿梭,当你选择锚定住了一个世界,上一个轮回世界的剧情线已经结束,而新的轮回又还没开启的时候,你就是生活在你所锚定的那个世界之中的。”

    傅靑海:“哦~那你锚定的是哪个世界?”

    陈雪:“漫威616宇宙,也就是漫威主宇宙,拥有最多的角色,最全的设定,最高的上限,这是我选择616宇宙的原因,唯一的缺点是动不动就会因为某些大事件毁灭重启。”

    陈雪说完,傅靑海也思考起了自己将来要锚定的世界。

    当时,傅靑海敢对天发誓,他当时的脑海里闪过了一连串的宇宙选项,甚至包括花园宝宝宇宙,小猪佩奇宇宙都考虑在内了,唯独没有想过要在战锤40k宇宙里抛下世界之锚。

    战锤40k宇宙是一个多么操蛋的世界啊。

    傻逼才会在战锤40k宇宙里定居吧?

    人类帝国打完兽人打混沌,打完混沌打泰伦,还有即将苏醒的太空死灵,网道里时不时出来搞事的黑暗灵族,相比之下,边缘星区的钛帝国都只不过是癣疥之疾了。

    内部还有各种宗教战争、政治斗争,和机械神教之间也是貌合神离,龃龉不断。

    里里外外到处是敌人不说,生存条件还贼恶劣,现实中有辐射有污染,心灵上有亚空间腐蚀。

    但最后,傅靑海还是选择了在战锤40k宇宙下锚。

    短短一次轮回剧情线,让他有了太多割舍不下的东西。

    功利一点的说,他的动力盔甲,他的爆弹枪、动力长刀、爆燃突击铳等各种标配装备,他的遗物科技惯性锤、相位铁,还有他从轮回者手里缴获的一系列战利品……

    都特么还在存放在索萨兰号的个人武器室里呢!

    一想到那些装备物品,傅靑海就觉得血亏。

    “还有我的猴子……”

    傅靑海更是想起了被自己忽悠来的太空猿猴史兰。

    正所谓一个好汉三个帮,强如钢铁侠托尼·斯塔克,被灭霸认证过的“被知识诅咒者”,也是在绿博士状态的布鲁斯·班纳的协助下,才将初代蚁人汉克·皮姆的量子装置改造成了时空穿梭机。

    这只猴子,史兰,就是傅靑海规划的,自己未来的科研小团队里的重要一员,所以才给他开出了这么优渥的条件。

    然后,傅靑海自己师承自昆托大师的知识体系,也来自战锤40k宇宙。

    虽然有托尼·斯塔克的电子灵魂备份,傅靑海学什么都快,但毕竟现有的知识能用上还是最好。

    而且以战锤40k宇宙里的战争强度和烈度而言,在这里随便同化点武器装备,带到其他宇宙里,不考虑世界观压制的情况下,都非常强大。

    哈利波特宇宙是魔幻日常,暮光之城宇宙是谈情说爱,漫威dc宇宙是英雄传记……唯有战锤40k宇宙,就只有他妈的打仗、打仗还是打仗。

    每天都在打仗。

    当然,这只是功利的角度。

    最重要的,从情感的角度来说。

    傅靑海的老上司窝阔台,还有塔拉尔、阿尔不斯朗、古尔特等一帮并肩作战的战斗兄弟们,还有斐依……

    斐依,傅靑海的心头肉、白月光。

    “我的斐依……”

    傅靑海手里转着已经空了的大啤酒杯,目光放空。

    没错,他已经把斐依和太空猿猴史兰一样,视为自己的所有物了。

    可能很多轮回者,无论他们自身的实力强弱如何,看待轮回世界里的本地土著,都是看待游戏npc一样的。

    但傅靑海不同,他觉得自己和白疤的这帮老伙计们确实是有真感情的。

    还有斐依,和土著npc谈恋爱怎么了?老子就是要和土著npc谈恋爱!

    傅靑海在战锤40k宇宙里规划好了的这一切,怎么会变成了如今的样子,究竟要怪谁?

    怪陈雪救妹心切,怪陈忻露执迷不悟?

    “奸奇……”

    傅靑海咬牙切齿,喃喃自语,握紧了手里的啤酒杯。

    “咔嚓……”厚实的大玻璃杯上出现了一丝裂缝。

    陈忻露本来就是敌对阵营的轮回者,她前期的所有操作都无可厚非,除了登上索萨兰号巡洋舰以后。

    原本傅青海以为,找到了可以隔绝奴役者的遗物科技相位铁,就找到了奸奇阴谋布局中的最后一环。

    却忽略了重力虹吸装置的由来。

    巢都邪教徒圈养的太空猿猴史兰,才是奸奇阴谋布局的,最后一环之环中环。

    结果轮回世界迟迟不肯提示阶段里程碑事件达成。

    原来,一直隐藏在陈忻露身边的那个小女孩,利用陈忻露内心最深处的善良和同情,蛊惑了她的那只粉惧妖……

    才是最后一环之环中环中环!

    没完了。

    傅靑海叹息一声。

    和恐虐的放血鬼、纳垢的大不净者等恶魔比起来,粉惧妖真的很弱。

    除了一个几乎不能被看穿的变化模仿能力,粉惧妖的实际战斗力,那两手低级魔法,弱得批爆。

    但是,就是这样一只粉惧妖,却把所有人都耍得团团转!

    这就是奸奇……

    祂根本不需要依靠强大的恶魔使徒,就能达成祂的目的。

    祂是运道主宰,玩弄命运,就是祂的神格,机缘巧合、阴差阳错,就是祂的能力。

    傅靑海仔细回想这一切到底是怎么演变成了最后的结局。

    自己之所以同意小女孩上船,与其说是因为陈雪的恳求。

    不如说是他本来就打算让小女孩上船。

    盲女变种人说另一个不能被她心灵感应到的人是x教授,虽然不太相信这个小女孩能与x教授比肩,但是料敌从宽,不可不防。

    傅靑海本来就打定主意利用索萨兰号,利用上面更充裕的军事力量来试探这个来路不明的小女孩,而不是让自己和陈雪两个人去范险试探。

    可是之后发生的事情,充满了太多的巧合。

    如果不是傅靑海下到下层甲板的时候“恰巧”遇到了小女孩伪装成的陈雪。

    如果不是傅靑海追逐小女孩的时候“恰巧”霍尔·坎普前来拜访,陈雪的个人舱室舱门敞开着。

    如果不是陈忻露出舱门去查看的时候,极限战士和凡人辅助军们“恰巧”包围住了下层甲板。

    没有那么多的“如果不是”,也没有那么多的“恰巧”,这一切就是奸奇一手操办的!

    会不会,盲女变种人感应不到粉惧妖的心灵存在,也是奸奇故意的。

    是不是,自己被随机放逐到了一颗有湖的类地行星上空,也是奸奇故意的。

    傅靑海仿佛听见了奸奇在自己耳边咯咯咯地笑:“就像计划中的那样……你永远都在我的计划之中……哈哈哈哈,哦豁!”

    一旦陷入了这种思考中,往往就会形成一个无限死循环——

    我此时此刻,坐在这里,喝着啤酒,脑子里思考着这个问题,是不是也在奸奇的预料之中?

    是不是我的每一步,我的一举一动,都在奸奇的预料之中?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曹操摇头)

    量子物理学说过,宇宙是随机的,世界上没有全知全能的拉普拉斯妖。

    同时,从另一个角度来说,奸奇看人的眼光也十分毒辣,不愧是身上长满了眼睛的家伙。

    祂或许第一眼就明白,陈忻露并不是真心的充满好奇,渴求知识与力量,她只是复仇心切,这个女魔法师看似使用了黑暗的力量,其实内心依然有着善良的准则和底线——从她用真知晶石给敌对阵营的姐姐通风报信就可以看出。

    所以想要彻底的欺骗、利用陈忻露,不能像诱惑其他奸奇巫师一样,许之以魔法知识。

    而是要利用她内心最深处的柔软。

    啧啧啧……复杂复杂。

    傅靑海缓缓吐出一口浊气,一抬头,才发现酒馆里的昏黄灯光都已经亮了起来。

    不知不觉,已经是晚上了。

    傅靑海举起了酒杯,正打算让老板再续一杯,就听到了身后传来的推门声和一阵骚动。

    傅靑海转身回头一看,一个脸肿得跟猪头一样的大胡子油肚男,一把推开了酒馆木门,指着自己,对身后涌进来的一帮握着钉锤、提着木棒的男人们喊道:

    “?sta e omul!el e!”

    傅靑海虽然听不懂,但是意思他明白了。

    傅靑海站起身子,伸了个懒腰,正准备活动活动筋骨。

    一声冰冷的提示音在脑海里响起:

    【轮回副本世界剧情线任务发布:封印恶魔瓦拉克,失败惩罚:轮回生命-1】

    嗯?

    傅靑海一惊。

    瓦拉克是谁?

    怎么不区分剧情线阵营了?

    同时,一段简单到令人发指的记忆也随着任务发布出现在了傅靑海的脑海中:

    我,杰克·傅,第一次世界大战援欧华人劳工的后人,无业游民,流浪至此,没了。

    就没了???手机用户看轮回世界:傅青海大战一切请浏览https://m.shuhaiju.com/wapbook/86867.html,更优质的用户体验。

热门新书推荐